繁體版  最佳跨境导航推介平台   

今日头条
2015年中国改革的六大趋势
发布时间:2014-12-23 16:58:03

大公网特约评论员 姜志勇

  2014年是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元年,在中央深改组的推动下,改革蹄疾步稳,扎实向前,取得了巨大成就,许多陈年的老问题、硬骨头都成了改革对象,社会大众和精英也被唤起了改革激情,对改革充满了热情和期待。不过,在经济形势日益严峻、社会大众改革激情逐渐消退等因素影响下,2015年的改革将承受更大压力。从2014年的改革情况来看,2015年中国改革将呈现以下趋势:

  第一,整体改革将告别激情期,进入理性期。如果说作为改革元年的2014年,是中国全面改革的第一阶段,充满了激情、梦想、期待,那么2015年的全面改革工作将进入第二阶段,社会各界在适应了一年后,将逐步回归理性、客观,随着更多方案落到基层、落到具体实施单位,博弈、忧思等心态及矛盾也将进入高发期,改革将进入危险期。相比于2014年改革的建机制、配人员、出方案,2015年的工作将更为突出落实工作。方案出台易,落实难,2014年中央深改组出台了几十个方案,这些方案如何不折不扣得到较好落实,如何见到实效,将成为日益严峻的问题摆在改革者面前。中国改革的抓落实工作主要包括几个方面:一是对于深改组通过审议的方案,要尽快完成顶层设计,尽快启动实施。二是要重点抓省级和中央部委等省部级的落实工作,只有他们落实了,落实好了,他们下面的单位才好落实。

  第二,改革将与十三五规划对接。2015年是十二五规划实施的最后一年,也是十三五规划制定的关键之年,2016年就是十三五时期的第一年。十三五规划将制定未来五年中国社会各领域的重点发展方向、发展内容等问题,而改革无疑将是未来五年最为重要的问题之一,把未来五年的改革计划纳入十三五规划是题中应有之意。此外,也要做好其他领域规划与十三五改革规划的衔接,让改革与各领域工作衔接、协调起来,这是一项很繁重、浩大的工作,如何考虑周全、设计得当,需要征求包括政府、专家等各方在内的意见。同时,也要督促各地、各级政府把改革与十三五规划衔接的事情做好。

  第三,新常态下经济改革的压力和速度都将加大。新一届中央执政以来,中国经济逐步进入了新常态,增长速度告别高速增长,进入中高速增长时代。中央加大推动经济发展转型的力度,对于原来粗放性、代工型发展方式和“三高”企业等采取了越来越多的限制措施,与此同时,加快简政放权和经济体制改革,鼓励创新、创业。不过,在中央加大转型的同时,2014年的中国经济形势并不乐观,经济保持一定速度增长的压力很大,虽然经济改革的红利已经出现,但改革对发展的促进作用还不明显。2015年,在经济增长的压力下,中国将进一步加快经济体制改革的步伐,市场的作用将会得到更多强调。在2015年,创业、创新的环境随着改革的推进将变得更加优越。

第四,反腐长效机制和法治建设将铺开。2015年将是中国全面依法治国的元年,相关司法改革措施将不断出台,法律尤其是宪法的地位将得到进一步强调。与此同时,中国的反腐新政在2015年将进入第三个年头,这一届中央集体的任期也将进入中期,在经历过轰轰烈烈的“打虎”“拍蝇”后,预计2015年反腐在继续保持高压的同时,将更多关注长效机制建设。反腐的长效机制建设将和法治建设配合起来,未来反腐的治本之策将更多的依靠法律。在长效机制建设方面,预计将会有条件的推出几个重要的改革,例如财产(或部分财产,如房产、收入)公示、预算制度改革、设立更为独立的监督机构等,这些改革是反腐利器,但一直以来因为各种原因都没有进行,未来中国要建立真正的反腐长效机制,就必须推出这些改革,控制不了官员的钱袋子、财产不透明且缺乏独立的监督机构,中国的反腐长效机制就不可能真正建立起来。

  第五,改革将建立中央与基层的互动机制。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深改组第七次会议上说,将推动改革顶层设计和基层探索互动,这道出了未来的改革方向,也道出了当前的改革困境。2014年,中央深改组推出了很多改革方案,但这些改革的顶层设计如何与基层的实际结合起来,是一个难题,如果中央一刀切,改革措施与基层实际不相符合,不但不能通过改革解决基层存在的治理问题,而且可能引发新的问题,甚至引发基层官场不稳。例如,公车改革,按照流行的说法,县处级官员的补足标准是一千出头,这对于生活在交通发达的城市官员来说,也许可行,但对于生活在偏远山区、交通不发达地区的官员来说,可行性则不高。例如,笔者在基层挂职,该县山区多,最远的乡镇开车要3个小时,如果没有车,怎么出行?当地山区老百姓因为出行费用贵,一般也不会轻易到县城来。另外,该县离省会300多公里,县级领导经常要去省里开会,来回一趟油钱和过路费近700元,有时平均一周要跑一次,没有公车后省里要求开会怎么办?这些问题如果解决不好,将导致官员队伍不稳定,在年终考评时,主持当地改革的干部就可能得不到好成绩。基层官员的稳定对于中国的稳定来说至关重要,他们既是基层治理的主体,也是保持基层稳定的主体,如果连他们也不稳定了,中国的稳定风险将急剧上升。

  第六,中央深改组的运作方式将继续深入变革。2014年1月22日,中央深改组召开第一次会议,宣告了这一机构的正式成立和开始运作,也宣告了中国的改革正式开启。在2014年,随着改革的推进和需要,中央深改组的运作方式经过了两次变革:一是会议召开时间频率的变化,从间隔三个月、两个月召开一次,到下半年的一个月召开一次,随着改革节奏的加快,中央深改组的运作也更为紧凑,中央改革办的工作也越来越繁忙和紧张。二是自身职能定位上的变革,在6月30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,通过了中央深改组已经审议过的财税体制改革、户籍制度改革和纪检机制改革三个方案,标志着中央深改组对自身职能定位更加明确,一般性的改革方案自身即可通过,但重大改革方案需要政治局会议通过,这一定位在8月29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得到了进一步印证,这次会议再次通过了中央深改组审议过的方案。2015年,中央深改组的运作方式将进一步变革,将更加突出督促检查职能、协调职能,以便与进入新阶段的改革形势相符合。另外,鉴于2014年改革方案出台的频繁,2015年,中央深改组可能会放缓改革方案出台的节奏,以便于集中精力抓已出台方案的落实。

[ 返回上页 ]
© 粤港澳都市圈 粤ICP备12048710号